-博雅-

博古通今觀宇宙,雅俗共賞弄乾坤。
一個能文能武又文不承武不就的平凡煙花客。

[博雅寫詩]回歸

突兀的数字
扭动着腰肢
在坐标和坐标之间
叙述着所谓的公理
程式左右交叉
找不到白纸的起点

 

大半截笔芯
仿若堂吉柯德的遗物
刺穿对手的每个要害
毫不留情
血迹斑斑
那是书写的路径

 

零度空气中
脚趾摩挲
寒气和湿气
袜子也无奈

 

躲在台灯身后
依旧鬼影憧憧
麻木的手指
是冬夜的醉汉
踉踉跄跄
热咖啡里波澜壮阔
白花花的蒸气
顺便路过
挂满红丝带的双眼

 

纸篓大腹便便
积蓄起
原始的奔放
对于这些低息存款
无暇照看

 

身陷书山囹圄
抬头只有质朴的乌云
低头不见勤快的硕鼠
随雨而至
打更人的哀号
声音一滴滴落下
融入闹钟的微笑
又是一片头顶的鱼肚白

 

有风旋起
茶叶蛋的清冽
青筋暴起一夜
是要安息了

 

一盏淡漠的心火
掩埋在半垄向日葵中
窗内
害羞的手
颠覆试卷的空虚

 

迫不及待
逃离现场需要光速
仿佛
大红灯笼在身后
诡异地叫着
抓着满脸的雾水
恍然间发觉
美丽的虚荣
可如沉没成本般抛弃
起点和终点
只不过是
一个盈亏平衡点的两面

 

2002.03.29

来源:博雅

评论
热度(1)
©-博雅- | Powered by LOFTER